参会注册参观报名
新冠肺炎疫情重创美国能源行业发展!
来源:本站    时间:2020-08-08    浏览:51


今年初以来,新冠肺炎疫情在美国迅速蔓延,美国能源行业面临严重冲击。从短期看,新冠肺炎疫情导致美国能源需求低迷,能源价格低位徘徊抑制能源行业生产,影响美国就业市场稳定,能源市场动荡加剧金融市场风险,对美国政治经济造成不利影响。从中长期看,预计美国能源供应仍有较大增长潜力,美国在国际能源市场话语权有望增强。



   一、新冠肺炎疫情重创美国能源生产


(一)能源企业资本支出及能源产量大幅减少

一是资本支出大幅下降。受疫情影响企业经营困难,为应对疫情冲击,企业被迫进一步大幅削减资本支出或推迟投资项目。埃克森美孚、康菲、马拉松、先锋能源、阿帕奇等美国40家主要石油勘探和生产公司已宣布削减今年资本支出,平均下调比例约为30%,并大幅下调2021年资本支出预期。同时斯伦贝谢、贝克休斯、哈里伯顿等全球主要油田技术服务公司均宣布削减资本支出,设备利用率加速下降。作为美国石油行业活动风向标,近期石油钻井平台数量呈大幅下降趋势。截至7月17日,美国活跃油气钻井平台数量锐减至253座,连续超过三个月出现下滑,创有记录以来最低水平,预计年底前美国活跃油气钻井平台数量将延续下滑势头。


二是能源产量急剧减少。巴肯、二叠纪盆地等页岩油主产区生产活动逐渐减少,拖累全美原油产量下滑。截至7月10日当周,美国内原油日产量降至1100万桶,较年初下降逾10%。美国能源信息署(EIA)7月份短期能源展望报告显示,“预计美国2020年原油平均日产量为1160万桶,较2019年下降60万桶,2021年将进一步降至1100万桶。”石油减产带动天然气产量下降,预计美国2020年天然气干气平均日产量892亿立方英尺,同比下降3%。由于疫情导致全球尤其是欧亚市场消费需求萎缩,液化天然气(LNG)供应商遭遇订单取消,LNG现货价格一跌再跌。近几年受气候变暖、清洁能源价格走低等因素影响,煤炭产量和燃煤发电量呈逐年下降趋势。疫情防控措施使电力需求大幅下降,进一步打击美国煤炭行业,迫使企业减少煤炭产量。EIA预计美国今年煤炭产量同比下降29%,出口同比下降32%。此外,由于供应链中断以及城市封锁等疫情防控措施,太阳能电池板等清洁能源原材料生产受阻,清洁能源行业产能也相应大幅削减。


(二)能源库存压力上升

自2020年3月13日美国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以来,由于需求加快萎缩,美国能源库存创纪录增长,剩余存储空间急剧减少。EIA预计截至今年10月底,美国天然气库存将升至近4.2万亿立方英尺,创有记录以来美国最大天然气库存水平。此外,煤炭消费剧减助推库存高企,EIA预计2020年美国煤炭库存将增至1.789亿短吨,同比上升13%。


(三)能源市场动荡加剧美国经济衰退风险

作为美国经济重要组成部分,能源行业约占美国GDP的10%,能源危机相关负面情绪传导至股市、债市,导致股市市值蒸发并冲击债市表现。同时,疫情蔓延和能源市场动荡对美国产业链造成沉重打击,加大美国经济衰退风险。美国一季度实际GDP年化季率为-5%,创2008年四季度来最低水平,预计疫情以及能源行业不确定性短期内仍将使美国经济承压下行。


二、能源行业“失业潮”或对特朗普大选造成不利影响


能源行业为美国近几年新增就业重要行业,但疫情迫使美国能源企业削减资本支出,扩大强制休假和裁员力度。居家隔离政策等疫情防控措施使能源相关需求大幅减少,随着能源企业申请破产保护,加剧了员工临时性失业向永久性失业转变可能,美国社会整体失业状况加重,能源行业由“就业引擎”逐渐转为“失业大户”。研究咨询机构BW Research Partnership报告显示,自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美能源行业就业明显下降。截至6月份,美国能源行业减少115万个就业岗位,较疫情暴发前就业水平下降16%。分就业类型看,发电、燃料、运输、分配、存储、能源效率、机动车辆等能源产业链就业受到显著影响。分地区看,截至6月份,加州失业人数最多,得克萨斯、密歇根、宾夕法尼亚、佛罗里达、俄亥俄、北卡罗来纳州等地失业人数紧随其后。


能源企业、产油州是特朗普票仓重要来源,能源行业就业减少推升产油州和摇摆州整体失业水平,将对特朗普连任构成挑战。宾夕法尼亚、俄亥俄、密歇根、佛罗里达作为产油州和关键摇摆州,选举人票数量较多,对特朗普2016年率先赢得过半选举人票从而赢得大选起至关重要作用。高失业叠加经济衰退以及疫情应对不力等问题,已使特朗普在关键摇摆州民调不断恶化,若该形势持续下去,或对特朗普11月份大选造成不利影响。值得注意的是,特朗普2016年仅以微弱优势赢得宾夕法尼亚、密歇根等关键摇摆州支持,有分析认为,若特朗普在大选中失去宾州选民支持,选举可能失利。


三、能源企业财务状况恶化加剧美国金融市场风险


疫情以及油价大跌使美国能源企业财务状况急剧恶化,加剧企业债务违约和金融市场动荡风险。


一是股价暴跌,能源企业破产风险高企。

页岩油采收率低等特性导致生产成本高于常规油气田。当前油价甚至不能弥补页岩油勘探开发企业运营成本,美国几乎所有石油区块处于经营亏损状态。疫情和低油价导致能源企业股价暴跌,美国能源板块在标普500指数中占比下滑至3%,远低于十年前15%水平,能源企业财务风险骤增,众多企业徘徊在资不抵债边缘,加剧企业破产风险。


二是信用评级大幅下调,能源企业债务违约风险上升。

由于能源企业债务负担过重,现金流吃紧,国际机构纷纷下调能源企业信用评级。如标普将阿帕奇公司信用等级从BBB降至BB+;穆迪将西方石油公司债券评级从Baa3降至Ba1。美国一季度1010亿美元企业债券信用评级被下调至垃圾级,其中能源企业债占55%,预计更多能源企业将遭受信用降级。信用评级下调推升企业债券收益率,加大企业融资难度,加剧企业债务违约风险。惠誉预计美国今年能源债违约率将达17%,相当于2016年油价暴跌期间水平,“违约潮”或将来临。


三是能源企业债与银行信贷风险交织,系统性金融风险不容忽视。

除埃克森美孚、雪伏龙等个别超大型能源公司外,美国多数能源企业债务权益比过高,现金流短缺,偿债压力巨大。同时,美国银行对能源行业存在大量信贷风险敞口,部分地方性中小银行信贷风险敞口甚至高于有形普通股权益总值。截至2019年12月31日,接近20家中小银行油气行业贷款风险敞口占有形普通股权益总值25%以上,其中,BOK金融公司、Bank7 Corp.等均超过100%。油价过低导致油企在银行抵押资产价值缩水,同时能源股暴跌拖累银行股表现。若能源企业借款者大规模违约,将造成银行贷款损失,引发金融市场动荡甚至系统性金融风险。


四、美国政府救助政策恐难解能源行业危机


疫情对美国能源行业构成严重冲击,为支持能源行业渡过危机,自3月份油价暴跌以来,特朗普政府提出对进口原油加征关税、入股能源企业、专门为陷入困境的石油生产商提供贷款等计划,但缺乏实际举措。美国页岩油气企业以中小企业为主,美国政府出台“薪资保护贷款计划”等小企业救助政策,但实际操作中多数小企业并未享受到救助资金。主要用于为中小企业纾困的“主街贷款计划”拖至6月中旬才刚启动。有分析师认为美国小企业将面临大萧条以来最严重倒闭潮。美国政府经济纾困和刺激措施难解能源行业“破产潮”、“失业潮”和“违约潮”危机。


五、疫情冲击不影响美国长期能源供应


从能源供应能力看,近几年,金融资本和先进技术结合推动美国页岩油气革命,助力美国成为世界最大油气生产国并实现能源净出口。疫情以及能源需求低迷等导致美国能源供应收缩。短期内,由于融资渠道匮乏,通过技术进步降低生产成本空间有限,大量中小企业关闭油井后难以重新开工,美国能源供应能力下降。但中长期看,随着油价逐渐回暖,更多跨国石油巨头向页岩油气等资产进军,石油冶炼、运输等基础设施逐渐完善。同时,美国政府出于现实利益和地缘政治战略考虑,仍可能支持能源行业尤其是传统化石能源产能扩张,页岩油气开发有望推动美国实现真正意义上的“能源独立”。从能源地缘政治上看,疫情期间,美国施压“OPEC+”达成最终减产协议,凸显美国在全球能源地缘政治博弈中重要影响力。随着“页岩革命”深入推进,美国页岩油气增长将继续不断挤压OPEC市场空间,同时美国会推动“NOPEC”法案也将成为分化OPEC重要利器,国际能源市场博弈天平或更多向美国倾斜,美国对国际能源市场话语权有望逐渐增强。


(刘猛 单位:财政部国际财经中心)


返回列表

Copyright @ 中国国际LNG峰会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6051638号-4

总部:中泽国际会展(北京)有限公司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丰桥路2号院融达国际6层617室     电话:+86-010-83613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