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Image
Beijing, China | 中国 北京
距离展会开幕还有 EN

媒体中心

MEDIA CENTER

媒体中心

全球LNG贸易呈现全新模式
来源:本站    时间:2021-12-24    浏览:250

在2019年全球LNG项目产能建设最终投资决定(FID)和贸易总量双创历史新高之后,2020年的全球LNG市场经历了前所未有的动荡,多因素叠加导致LNG价格连创历史新高。尽管如此,2020年LNG贸易量达到3.56亿吨,比2019年增加0.4%。今年12月,LNG的全球进口量预计达到3520万吨,比11月高12%。彭博新能源财经预测,2022年第一季度交付的JKM日韩基准均价将为每百万英热单位35美元。


“资源池供货”占比不断提升


  传统的LNG上游项目在投资决策前需要锁定一定份额的LNG长期贸易合同,以降低上游巨额投资风险,通常贸易合同约定为“点对点”供应,这种合同模式至今仍然是交易的主流。但在这种交易模式下,一方面卖方供应能力受项目产能约束,无法满足买方增量或补提的需求,另一方面当项目出现故障时,买家面临断供风险。


  随着LNG供应宽松局面的出现和现货交易的日益活跃,国际石油公司在完善全球资源布局的同时,开始向“资源池供应商”转型。“资源池供应商”可将卖方所有LNG项目作为供应来源,突破了“单项目点对点”供应的局限性,强化了资源供应的稳定性和抗风险能力。国际石油巨头拥有强大的资金实力和风险承受能力,其部分上游项目投资决策不再需要绑定长期购销协议。这种模式一方面给予买方更多的供应保障,例如增量或补提要求能够被满足,规避断供风险;另一方面给予卖方资源调配的灵活性。“资源池供应”受到买卖双方的欢迎,成为当前国际LNG贸易合同的主要供应模式。


  伴随着全球LNG贸易量的连年增长,“资源池供货”模式在长期购销协议中的占比逐年提高。据睿咨得能源(Rystad Energy)咨询公司统计,2001-2005年签署的LNG长期购销协议为1.17亿吨/年,其中资源池供货的合同只占3%;到了2011-2015年和2016-2019年期间,资源池供货的合同所占比例逐渐提高到了20%和26%。拥有全球范围内LNG资源布局的壳牌、道达尔、bp、马来西亚国家石油公司和埃尼集团是签订资源池供应合同最活跃的公司。

  

现货交易量与第三方贸易业务协同增长


  据睿咨得能源统计,2016—2019年签署的LNG长期购销协议总量比2011—2015年期间下降了41%,在LNG贸易量逐年上涨的背景下,这意味着现货交易的占比有大幅提高。据国际液化天然气进口商集团(GIIGNL)报告,2010年LNG现货交易所占比例不足20%,到2018年该比例升至32%,2020年达到40%。在近年来LNG供应过剩的背景下,资源池供货、第三方贸易、目的地灵活条款与现货交易量协同增长,均是满足不断涌现的市场新买家需求的新模式,同时吸引更多的市场参与者开展LNG贸易业务。

  2018年,壳牌的LNG销售量达到7121万吨,较上一年增加8%,这一增长主要来自于第三方贸易增长(作为贸易商采购资源并转卖)和LNG产量的提高。2020年,在全球主要资源池供应商中,壳牌、道达尔、bp、马来西亚国家石油公司除了自产自销LNG和权益提气量以外,均有一定比例的第三方贸易气量。2020年在市场不佳的情况下,壳牌LNG销售量超过了7000万吨,其中一半以上的贡献来自第三方贸易。2020年的现货市场前所未有地活跃,拥有第三方贸易能力的供应商比其他供应商拥有更多的抗风险能力。

  

目的地灵活条款为船运成本优化提供了空间


  目前,来自美国和墨西哥湾的项目大部分是离岸交付(FOB),没有固定目的地,航运需求不断变化,这种合同深受资源池供应商青睐。据埃信华迈(IHS Markit)公司统计,壳牌、道达尔和bp等公司2020年的供应合同大部分甚至全部都是这种模式。资源商会根据全球LNG市场价格和净收益的动态变化,按月调整短期运输需求。因此,无论从被动履约还是主动优化运营的角度,都要求供应商拥有一定的船舶吨位数才能履行交货责任,并根据供货合同和目的地市场,综合考虑地区价差、运输距离、轮船租约等因素构建长期和短期航运组合方案。



  船运优化的核心是贸易主导下的船货协同。在考虑船舶的最后交货地点和下一个装货地点及日期的基础上,优化船期和航线,减少闲置,尽量满载以提高船舶利用率。例如,壳牌公司原计划先向智利交付一船LNG,之后前往秘鲁装货,再运送至韩国,交付后前往澳大利亚再次装货。在这种既定路线规划执行的过程中,如果出现亚洲市场采购大量大西洋盆地LNG的情况,太平洋盆地的船就会因为有富余而利用率不足,那么优化后的船不前往韩国,而是就近供应大西洋盆地其他国家。此外,少数情况下,供应商之间也可以通过短期供应互换协议进行优化,所有利用船期优化出来的富余运力可被用来参与离岸交付现货投标。


  当前来自墨西哥湾运往中国的LNG面临巴拿马运河延误问题。巴拿马运河的通航窗口需要依据承运商前12个月的船型、通航频率和缴费情况的综合排名竞争获得。到达巴拿马运河而没有获得泊位船只的过境延误比通过好望角的额外航行天数还多,因此目前来自墨西哥湾的LNG实际运输成本高于历史统计水平。供应商和运输商的强强联合能够保证巴拿马的通航窗口,从而降低运费。持有美国墨西哥湾LNG合同的卖家或贸易商,在LNG现货价格较低的时期,通常做法是将LNG转卖到欧洲,并从太平洋盆地购买现货以弥补在亚洲市场的供应合约。

  

一体化运营成为降低成本和避险重要手段


  随着全球LNG贸易的日趋灵活,国际石油公司纷纷通过并购或联盟布局LNG产、销、贸、运、接、用全产业链,通过资源池供货、第三方贸易、运输路径优化等手段实现LNG全流程价值增值,从而有助于新的产能建设最终投资决定的推进。为买方提供更多的供应灵活性,也是市场环境不佳的情况下有效的风险规避手段。


  如同石油工业发展史中垄断巨头的出现,LNG发展历程中也不可避免会出现一体化的整合者。就像任何行业只有少数头部企业一样,LNG市场的一体化运营商也凤毛麟角,传统的国际大石油公司最有条件从事一体化运营。2015年低油价导致油气“投资低迷”,正是壳牌公司参与投资了加拿大LNG,埃克森美孚公司投资了金鹰LNG项目,突破了只有绑定长期购销合同才能推进项目最终投资决定的传统,打破了产能建设遇阻的僵局。这意味着在市场面临不确定性的背景下,一体化经营商有实力并主动承担了更大的风险,为随之而来的LNG产能建设高峰和市场繁荣做出了贡献。他们既推进上游项目产能建设,又是中长期合同的供应主体,同时积极参与短期及现货交易,借助强大的供应渠道、多元化的产品组合和足够多的灵活性来巩固其竞争优势。


  从近5年来行业内兼并收购的案例可以看出,LNG市场一体化经营模式是大势所趋。2015年,壳牌收购BG打响了整合的发令枪;2017年,道达尔通过收购Engie公司的部分液化天然气业务强化了自己的行业地位。国家石油公司也积极通过并购重组提升行业影响力。2018年卡塔尔天然气公司(Qatargas)和拉斯拉凡天然气公司(RasGas)两家大型天然气公司整合,进一步优化了成本优势,巩固了全球第一大LNG生产商的地位。近两年,通过最终投资决定的北极LNG 2号项目、加拿大LNG等项目中有中国国家石油公司的身影。从采购商的角度来看,整合两家日本公共事业公司资产的JERA公司的出现,标志着潜在的买方一体化运营商的出现,这也是其他亚洲企业可能效仿的模式。此外,日本JERA公司和欧洲能源公司EDF Trading合并成为JERA Global Markets(JERAGM),整合优化双方的一体化产业链,进一步提高了双方在全球LNG市场上的灵活性和抗风险能力。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