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China · Beijing | 中国 · 北京

媒体中心

MEDIA CENTER

媒体中心

应对价格“过山车”, 推动LNG产业协同发展
来源:本站    时间:2023-08-01    浏览:371

天然气作为清洁能源,在“双碳”战略和能源转型中发挥着积极作用。近几年,全球天然气市场格局发生了变化, 给国际贸易及世界经济带来了影响,液化天然气(LNG)行业如何实现技术进步和商业模式创新成为焦点。在近日举办的第五届中国液化天然气大会上,与会专家分析地缘政治及能源绿色转型对资源、市场、贸易战略规划的影响,交流LNG全产业链前沿关键技术。

液化天然气(LNG)是天然气经压缩、冷却至其凝点温度(-161.5摄氏度)后变成的液体,主要成分是甲烷,体积只有气态时的1/625,非常便于储存和运输。

中国工程院院士周守为认为,天然气液化技术是人类最伟大的发明之一,它让天然气不再只服务于生产地,从而拥有了更加广阔的市场,从油气田生产到液化、储存,通过LNG船运往世界各地,进行接收和再气化,形成了万亿元级经济效益的产业。

我国LNG仍处于快速增长阶段

对比2022年中美能源结构,我国非化石能源消费占比超16%,美国占比21%,差别并不大;煤炭在美国能源结构中只占11%,在我国占比超50%;天然气在美国占33.1%,在我国只占9.4%。我国化石和非化石能源消费的比例与美国几乎相等,但我国二氧化碳的排放却是美国的两倍左右,其重要原因之一就是天然气的使用多少。

天然气是低碳化石能源。国家能源局原副局长张玉清表示,天然气在加快构建新型能源体系中不可或缺,起到支撑融合作用。

中国石油学会副理事长徐凤银介绍,在国家油气战略指导下,我国天然气行业取得了长足发展,自主创新能力显著提升,创新发展深层页岩气钻井提速技术,实现长水平井段高效快速钻井,深层超深层天然气实现了一批重大装备和关键工具的自主研发,多口超深井迈上了8500米新台阶。天然气管道重大技术装备研发持续推进,自主研发的百万吨级天然气液化关键技术、千万吨级液化天然气接收站成套设计与施工技术成功应用,创新形成大型LNG储罐设计建造技术,突破了国外在高端材料装备制造领域的技术封锁。

我国天然气进口有四大通道,东北、西北、西南的陆上天然气进口管道及海上的LNG进口渠道。

中国工程院院士黄维和介绍,2021年,我国进口LNG突破8000万吨,成为世界LNG第一大进口国。LNG的进口量已占我国天然气消费量的1/4,LNG接收站总接卸能力从2010年860万吨增长为2021年超过1亿吨。截至2022年9月,我国已投产的LNG接收站有26座,在建的LNG接收站有11座。

2022年,我国天然气消费达到3646亿立方米,自产气只有2201亿立方米,其他都靠进口,在进口天然气中,LNG的进口量占总进口天然气量的58.3%,仍处于快速增长阶段。

需解决更多关键设备和技术难题

黄维和表示,要重视构建海陆共济天然气LNG的战略通道问题,提供资源多元化的供给能力。未来我国天然气的进口规模将达到3000亿立方米,按照海陆均衡的原则,完善布局提升资源供给能力和选择多样性,稳步推进沿海LNG接收站建设,构建环渤海、长三角、东南沿海三大LNG接收群,同时加强LNG接收站与干线管网的联络,增强沿海与内陆、北方与南方的联合保供能力。

我国天然气总储备量不到消费量的5%,储气设施建设滞后,因此要加快沿海LNG储备基地的建设,增强储备和应急调峰能力,以增强天然气供应的韧性和弹性。

当前,我国LNG接收罐/站设计建设初具规模。我国LNG接收站呈现单站大型化的特点,目前已经有千万吨级LNG接收站。大型LNG储罐存储效率高,土地综合利用高,更具经济性,是发展趋势之一。

我国LNG接收站建设需要解决更多关键设备和技术难题,逐步实现包括主要设备设施及从设计到实施全过程全环节的国产化。核心部件“卡脖子”的风险较高,从目前国产化情况来看,真正实现完全替代的核心部件占比较低。

智能化LNG接收站也是建设目标之一。当前,我国LNG接收站建设全面提升了智能化管控水平,已经开展安全作业平台、人员定位、机器人巡检、卸料臂自动对接、装车臂自动对接等试点建设。

周守为指出,我国浮式天然气液化装置(FLNG)发展前景广阔。我国南海石油、天然气资源量丰富,但如何运输是个难题。如果建管线,长度将在2000~3000千米,难度非常大,最好的办法就是建设FLNG。油气田生产平台将海上生产的天然气制成合格的液化天然气,再进行FLNG储存和运输。这是一个非常庞大的系统,技术含量非常高。现在,全球有20多座FLNG装置正在建设。我国已经初步具备建设能力,但还没有工程化应用和完全运维的实践经验。

应协同发展应对价格剧烈波动

在地缘冲突和气候变化等因素影响下,天然气价格剧烈波动。2022年,素有“欧洲天然气价格风向标”之称的荷兰TTF天然气期货价格一度飙升至345欧元/兆瓦时,屡次刷新历史纪录。

张玉清表示,天然气价格“过山车”般的波动不利于天然气产业的健康发展,产业链要想可持续、高质量发展,必须实现上中下游协同发展。

要加大油气资源勘探开发和增储上产的力度,加快新区产能建设速度,进一步增加产量。上游业主要根据资源的情况开发市场,上下游要做好供需衔接,避免过度开发市场造成供需紧张。

黄维和表示,可通过建立国际资源采购和国内销售中长期合同的机制,来提升平抑价格波动的能力。

初步统计,目前我国各市场主体已经签订的国际LNG合同,到2025年预计超过1000万立方米,2035年前后将有一批LNG合同集中处于终止期。LNG中长期合同的价格平抑能力较强,有助于稳定资源供给和预期,同时也应引导上游企业和供应商与下游的用户签订中长期合同。周守为建议,我国若牵头成立全球LNG进口国组织,也能对平抑LNG进口价格发挥重要作用。

目前我国进口LNG的企业较多,进口主体较多带来一个问题——多方询价,加大了卖方的“胃口”。今年5月10日,欧盟启动了有史以来的第一次天然气联合采购国际招标。张玉清说,国内企业探索联合采购或建立协调机制,将有助于在国际LNG谈判时降低进口价格。

此外,周守为表示,应将天然气储备纳入国家战略储备体系,并且将LNG应急储备纳入,并通过立法规范相关领域的发展。目前,我国只有石油国家储备,没有天然气国家战略储备体系。从欧洲天然气危机来看,有必要建立并完善全国LNG应急储备体系,目前我国仍以商业储备为主。


返回列表